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新闻系统 >> 新闻动态 >> 媒体报道 >> 正文

那山,那人,那茶

作者:本站 来源:上层传媒 时间:14-05-28 14:14:34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恩施有“硒都”之称,硒矿储量世界第一,生长于此的茶树,看似无奇,却因“天赐含硒”,被不少爱好养生的朋友视为珍宝。

从恩施市区出发,顺着“八山半水分半田”的丹霞地貌,往西南方向约10里,便能抵达清江畔的芭蕉侗族乡——恩施富硒茶的主产地。玉露的故事,也要从这里讲起。

侗家与茶

相传几百年前,这一带的群山上,漫山遍野长满了芭蕉树,蔚为壮观,故名芭蕉。只是如今,很难觅得芭蕉树的踪迹了,山坡上但凡有半亩的平地,都被种满了茶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在当地侗族村民中,流传着一个关于茶的美丽传说:很久以前,有一对侗族男女青年在山上干活,忽然听到远处传来悦耳的声音,此起彼落,和声协调,宛如歌声。于是,这对男女循声而至,来到了一棵参天古树下,才发现听到的是几只蝉鸣。从此,侗寨的青年男女每天都来到这棵古老的树下听蝉唱歌,学着蝉唱歌(侗族大歌——蝉歌的起源)。

有一天,他们正在古树下学蝉唱歌,突然下起一阵大雨,雨水从树叶滴下来,滴到人们的嘴里,他们都觉得这水滴入口有点香甜的味道,于是人们就摘下这树上的叶子回家泡水喝,由是开启了侗族人的茶文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至今,传统的侗家人都没有喝水的习惯,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,便是煮水泡茶。炉火边时刻温着“罐罐茶”,有客到,进门头件事,便是端起罐罐,呷一口茶。

在芭蕉,茶变成一门能养家的生意,还是近几十年的事情。在此之前,对于当地侗家人来说,都还是遮天蔽日的芭蕉树下,祖宗传下的,生活的一部分。春天的清晨,侗家妇女便背着竹楼,钻入自家屋后那片芭蕉林,采茶去。

在芭蕉叶的掩护下,你很难看到她们采茶的倩影,只有清亮的采茶歌,萦绕山间的雾气一起传来,预告春茶飘香。

又见蒸青

“茶圣”陆羽在《茶经》中曾记载过“蒸青绿茶”:“晴,采之。蒸之,捣之,拍之,焙之,穿之,封之,茶之干矣。”

绿茶经过采摘之后,需要先经过高温蒸发鲜叶中水分,使茶叶变软,这个过程会伴随着植物本身的青臭味,故名“杀青”。“蒸青”是“杀青”的方式之一,常见的还有“炒青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蒸青用的特制蒸笼,柴灶生火,火要旺,蒸温维持在120度左右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“蒸青”制茶,在唐宋时期十分盛行,宋朝时由日本高僧大广心禅师将此法带回东洋,启发了日式茶道的兴起。至今,日式茶道所用仍是蒸青绿茶。
 
宋朝之后,为提高制茶效率,我国茶商逐渐用“炒青”取代“蒸青”。直到清朝恩施玉露的出现,才让中国的“蒸青绿茶”重现江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芭蕉的老乡民,还能清楚记得那个祖辈传下来的爱情故事。关于玉露的起源,这是最广为流传的版本:清朝康熙年间,祖籍四川的贵州人蓝耀尚,计划入川,寻根访祖。他只身经过汝南,取道恩施时,刚到芭蕉,便用尽了身上的盘缠,无奈留于此地,餐风露宿,乞讨为生。

芭蕉大户毛家的闺女,心地善良、热情好客,三五不时就接济蓝耀尚一些干粮、铜板,一来二去,两个年轻人互生好感。毛家见蓝耀尚年轻力壮、为人彬彬有礼,女儿与他又情投意合,便答应了这门亲事,将蓝耀尚招为上门女婿。入赘毛家之后,蓝耀尚修灶做茶,重拾自己在老家的营生,很快便东山再起,成为了芭蕉一代的知名茶商。

有一日,蓝耀尚从山上背着一篓茶叶回家,毛氏正在灶上用甑子蒸饭,一对恋人相见,深情相拥时,蓝耀尚篓子里的茶叶大半都滑进了正在加热准备蒸饭的甑子里。两个年轻人还来不及懊恼,便闻到一阵扑鼻的香气,清香程度,与传统制茶时用“炒青法”杀青相比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小两口赶紧把甑子里的茶叶捞出来,放在火上“焙干”,见茶叶的形状还在,便用其泡了一杯茶,尝过之后,赞口不绝。

虽然听来颇有些“传说”意味,但当地人似乎并不在乎这个故事有几分真伪。正是这场美丽的意外,让恩施的茶市上又见“蒸青绿茶”。

阴阳绿露

在传统侗家,采茶、做茶,多是女人的工作。

有些地方,侗家的新娘进夫家门后,第二天早晨要打油茶给家中的长辈喝。一家人围在圆桌边,新娘要记住每个人的碗,不能记错,这是考验新娘能否在夫家顺利开始新生活的第一关。打的茶是否好喝,直接决定侗家媳妇在家庭中的地位。

以蓝耀尚为首,外地茶商的到来,让芭蕉的茶从“生活”变成了“生意”,上至耄耋老人,下至幼学少年,都可能成为茶之路上的一份子。日出女子采茶,日落男子制茶,本着“新茶不过夜”的原则,春茶来的季节,男人和女人交替劳作,只为留住最后沁开在茶汤里的,那一抹新味。

直到现在,芭蕉境内还保留着不成文的习俗,女子采茶,男子制茶,在当地茶文化中,这其中亦有“阴阳结合”的意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
杀青后将鲜叶从蒸笼抽出,搧干水汽。清明后谷雨前,长度在1-2cm之间的“一芽一叶”的芽茶,才能用来制作玉露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相比“炒青”,“蒸青”出来的茶叶,更能保留植物自身的叶绿素,泡制之后,无论是茶叶还是茶汤,都比其他绿茶要更青绿一些,因此,蓝家“蒸青”出来的茶叶被当地人称为“绿露”。后因恩施当地口音中,“绿”与“玉”听来极为相近,口口相传,就演变成为“玉露”。

经过不断实践,蓝家研究出一套玉露专属的复杂制作工艺,即便娴熟的工人,一天也不过能制成一两斤干茶。又因玉露所需茶叶原料亦相当考究,每年只有清明至谷雨期间采摘、长度在1-2cm之间、且形态为“一尖一叶”的芽茶,才能用来制作玉露。

清朝时期,玉露的产量非常稀少,价格也相当昂贵,只有大户人家才买得起。在芭蕉,清明时节品玉露,亦是身份的象征。

三月底,恩施进入了“三晴一雨”的时节,好茶的人都知道,最好的玉露,又要上市了。

·上一篇文章:
·下一篇文章:
客服系统